闻人幽鸣

例外

谁能想到我本来想写的是个双a的abo文来着  觉得少爷好适合沉香或者檀香一类的味道  结果莫名变成了一篇正常设定的流水账。。。。。或者是我写啥都是流水账。。。。

仅仅是我心中的他们  ooc是我的锅    勿上升

渣文笔预警
------------------:--------:---:------------------------
看着面前摊开的的剧本 郭麒麟忍不住开始想 自己18岁的时候是个什么样子的来着?

反正不好过

彼时的郭麒麟还是个台上时常被搭档飙车到跳脚炸毛的小胖子

不同于父亲  郭麒麟性格确实是温和居多的 连舞台风格也是以不温不火的传统范为主  再加上年纪小些了 稍微重口一点的段子就不太接的住 让社里这些火爆直爽的师兄弟们一衬 在外看的 就难免显得有些软 

好多人都私心里怀疑这郭家独苗能不能撑得起德云社这一大摊子家业  真心关心担心的有   看热闹的有  等着看笑话的更多

谁都没有郭麒麟自己担心  他自小就心思重  有些闲话也未必就不知道  只是不愿意表现出来让身边关心自己的人担心    

哦对了 有个例外  就是他的竹马竹马--陶阳  

要说到陶阳怎么知道郭麒麟这些个担心  还是一句老话 日有所思夜有所梦 梦话骗不了人  偏偏这两人是一张床上睡大的  郭爸喜欢陶阳 小陶阳一个月里倒是有二十多天住玫瑰园   把自己大林哥哥梦话听了个全乎

虽说陶阳还小上一岁  但这些话他经历的多了去了 也知道憋着不好受  两人独处开玩笑的时候就带了出来  也是抱着总得有个人听他说出来别真憋出来什么毛病的想法

不过嘛  第一次知道的时候大林哥哥那个惊讶又窘迫的表情真的是太可爱了  来自憋着坏的陶丶老艺术家丶真切开黑丶阳如是说

后来郭麒麟索性就也不在他面前掩饰了 从小就觉得人活着就该克制的人 开始觉得自己生活里有个可以不用克制的例外挺好的

反正两人半斤八两  谁都没少在各种地方被指指点点  自己有个父亲的阴影  阿陶也有个神童的光环  两人承担总比一个人忍着好点吧

一来二去  倒成了习惯  一旦有个什么事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对方   也只有在他面前才能毫不掩饰 这份感情好像就不知道什么时候变了质

可能是 自己给师兄助演出了问题  被父亲教训到深夜 又连夜和搭档总结问题  发微博道歉  也没漏出一点情绪  可隔了小半月看见这人就忍不住红了眼眶

也可能是 那人某一天去听了场戏 全程和同行人谈笑风生  可当天晚上把整个身子埋进自己怀里抽抽噎噎的诉说着自己对那个舞台的想念

郭麒麟还能回忆起那天两个人一起吃饭 自己突然冒出来了一句  你愿意当我一辈子的例外吗  坐在对面的阿陶愣了一下 笑着点了点头  再出去的时候自然就牵起了自己的手

想到这里  郭麒麟突然拿起手机给微信里置顶的那人改了个备注  又截了张图发过去

剧社排练中间休息的陶老师突然收到一条消息 只有一张微信界面的截图 图上置顶备注里是 例外💙

----------------------------

莫名觉得自己写的有点丧  可能我最近比较丧。。。。 反正要是有人还能看到这里的  谢谢您的阅读~

综艺体 桃林友情向 哥哥去哪儿

大林和阿陶带着小安迪上综艺的故事(估计以郭老师的性格不能让安迪上这样的综艺 但我还特想看 所以觉得自己动手写一个试试水2333
桃林友情向  友情向 友情向  不知道tag带的对不对 有打扰的话留言就好 我会删掉
ooc肯定有 第一次尝试写文 多多关照

先导片
清晨的玫瑰园安静悠闲 到真有了几分不食人间烟火的仙气儿感  导演组轻轻敲了敲门  里面的人显然应该是早知道有人会来 一个带着几分微笑的顺毛大男孩儿出现在大家眼前 “大家快请进来吧 安迪还没起来呢 我这就去叫他”
边把导演组让进了门 郭麒麟接着说到 “麻烦各位稍等下哈 阿陶还在后面练功呢 我去叫他过来 ”
(画外音) 不用不用 我们拍一下安迪起床的状态就行了 陶老师好了过来就可以 说起来陶老师每天早晨都去练功吗
“也不一定 我们这行嘛 睡得晚起的也晚 有时候晚场结束就十二点往后了 收拾收拾睡下都三四点钟了再能早起来他就是神仙了 ”郭麒麟边带着导演组往安迪房间走边轻声开了个小玩笑 “因为今天录制我俩昨晚都休息的早 这不一大早他就去了 比我早多了 ”
(画外音)安迪一个人住一间房吗
“平时他和我爸妈睡一间 或者这些个师兄们来家的时候和他们睡 我们家人一向多 但这俩天不是我爸去上海专场去了嘛  他们都跟着过去了我还挺闲的 就跟着我一起”
说着就到了门口 对导演组比了个手势之后郭麒麟轻轻打开房门 推推床上的安迪  “郭汾瑒 起床了”  
小孩明显是不太清醒 扭了扭身子就要往哥哥怀里扎 床边的哥哥任着他扑上去  呼噜两把毛又把小孩从怀里拽出来 “该起了啊 哥昨晚和你说过了吧 ”
     一边的导演组看的就有点担心 录了这么多季最难的就是叫孩子起床 这当哥哥的看着不太会哄孩子别再整哭了
   没想到小安迪听到这话之后倒是又在哥哥怀里扭了一会儿 但也没哭也没闹的就摇摇晃晃的从被窝里爬起来了
    安迪要换衣服 导演组也就避了出去 没成想镜头一转倒是看到了另外一个身影 也是这次节目的另一个主角
   “陶老师  您练完了?” “也谈不上练什么 就舒舒筋骨 ”陶阳对着镜头笑笑 “这不给两位少爷做饭去” “您会做饭?”“也不太会弄 就煎个鸡蛋 热热厨房里的东西 反正凑合能喂饱自己吧 ”
   边说着 那边郭麒麟也牵着换好衣服的安迪出来了   习惯性接了句茬“我俩这厨艺都属于饿不死就成的 ”  “呦您不还上过好几个做饭的综艺节目嘛” “那我都是去吃的 您没看人家都说我做饭也黑幕嘛”  习惯性损了两句之后才想起来这还有摄像机呢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啊 这习惯了习惯了 ”  朝着摄像机合了合掌 “我可啥都没说啊”   这俩人一答一合的到把导演组笑的不行 
   大林带着安迪去洗漱完了 陶阳的饭也做好了 早饭解决完毕之后三个人简单回房收拾了一下就打算出门 
   “好咔 这一段就录完了 辛苦两位老师了  然后这个手持您们带着 路上或者机场里录一小段就可以了 ”
   “没有没有 大家辛苦 ”

小黑屋采访
郭老师
“ 您为什么会答应安迪参加这个节目的录制?其实我们当时找您的时候心里都没想着您能同意”
“能让郭汾瑒出去玩玩挺好的 我这平时也忙他妈他这俩哥也都忙 其实没什么空陪着他到处走 再说我们这出门也不太便易 有个机会能去带他玩一下挺好的”
“您担心两个哥哥带不好安迪吗 毕竟年纪也都不大 ”
“嚯可担心 担心这两个给小的饿着 这是开玩笑 大林阿陶都懂事也细心 郭汾瑒也和他俩亲 挺放心的”
“那这次参加的是您的两个亲儿子和一个干儿子嘛 您有什么话想和他们说的”
“也没什么可说的 就好好录制 好好玩 注意安全 开开心心录制去 健健康康回家来就行  ”

郭麒麟
“您当时怎么想着答应这个节目”
“这节目他不能说我黑幕啊 没有没有 其实当时是我爸问我有这么个节目去不去 我这专场刚刚结束 最近也不太忙 看着还挺好玩 就答应了”
“有没有担心照顾不好弟弟”
“其实还真有点 说句实话吧 郭汾瑒和我挺亲的 但我还真没怎么带过他 他出生的时候我就开始各地跑也挺忙的  这也是个挺遗憾的事儿 借这个节目也想和俩弟弟一起出去玩玩”
“这次和陶阳老师一起参加嘛 有没有什么话想和陶老师说的”
“嗨 我俩还有什么好说的 那都一起长大的 说是干弟弟和我亲弟弟一样的 ”

陶阳
“陶老师怎么想到要接这个节目的”
“是郭爸和我说有这么个节目 和大林郭汾瑒一起 问我去不去  我最近不排戏 就答应了”
“您是安迪干哥哥 和他亲嘛 ”
“还挺亲的吧  但肯定没有大林这个亲的亲是吧(笑)  我在北京的时候多 时不时总去郭爸家看看 也常和他玩 ”
“担心照顾不好安迪吗”
“不担心啊 有那个亲的在前面担着呢  而且郭汾瑒挺乖的”

让我们期待哥哥去哪儿了之郭家三少的三天两夜篇~

果然一开始写就不是脑子里那个感觉了 这渣文笔没救了 就是突然脑子里出现了两个大哥哥一起哄安迪睡觉 安迪睡着了之后两人在院子里坐在秋千边上谈心聊天的景象  不知道打tag成不成 就当 自娱自乐吧😂😂😂